办事指南

澳洲未解之谜:澳洲最邪性的地方,上千人死在这里,尸体却消失无踪... ...

点击量:   时间:2017-08-10 06:28:02

悉尼,是澳洲最大最富有的城市,也是经历了最多血雨腥风的地方 虽然悉尼市建市只有不到300年,但其实在3万多年前就已经有人类在此活动这里曾经是原住民最饶美的家园,也曾经是流放犯人的地狱和天堂原住民悲怆的低声,那残留在街角的碑文,似乎都在提醒我们 而悉尼的历史里 有些情绪永远散不去 有些故事,永远成谜…… 在澳洲的众多城市传奇中,有些故事,让许多人绞尽脑汁仍然不得其解,也让许多人细思极恐,夜不能寐 在悉尼CBD的西北郊,有一栋非常邪性的大楼这栋设计精美的大楼1885年建成,坐落在一片临海的公园里,面朝大海,绿树成荫,不论是那个年代,这里都理应是一处依山傍水的绝佳位置 但实际上 这里一直是大家避而远之的鬼地方 因为在这133年里 这里从来没有发生过好事情 从悉尼CBD往西六七公里,有一个区叫Rozelle,相信很多人并不陌生从房价来看,这里也属于那种让大多数人高攀不起的富人区但是唯独下图中红色区域附近是个例外! 这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因为这栋叫做Callan Park的建筑,让所有知情者不敢靠近,更不敢在这里安家 据说,但凡在这里生活过一段时间的人 几乎都疯了 这栋大楼的魔咒,大概开始于上世纪初 Callan Park虽然距离悉尼港不远,但是却远离喧闹,面朝海湾,安静祥和所以,早在1870s,当时的新州殖民政府就打算在这里建一座奢华的疗养院为此,还专门请来了当时的大建筑师James Barnet亲自操刀设计(悉尼主要的殖民时期建筑,都出自这位大家之手) 从设计到建造完成,James Barnet用了将近10年的时间终于在1885年,这栋在那个年代号称最豪华的建筑,终于完工了,命名为Kirkbride Block! 然而,如此宏伟的建筑 一问世,就被遗忘了 Kirkbride Block建成之后,却恰逢19世纪末,20世纪初,那个澳洲殖民统治最危机的年代!从19世纪末期开始,新南威尔士的联邦运动开始愈演愈烈,殖民政府收到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威胁 别说疗养院了 就连殖民官员的府邸都是自身难保 所以,这栋大楼刚建成,就一直被荒废着,直到1914年,政府突然决定,将这里改造成一座精神病院原因是, 疯子太多了 原来的精神病院不够用 当时的悉尼只有一家精神病院,叫做Gladesville Hospital for the Insane但是,在那个动乱的年代里,悉尼人的遭遇是我们无法想象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街上多了很多疯疯癫癫的人;而另一方面,有许多人因为各种阴谋,被迫成了“疯子”,押送进精神病院总之,Gladesville Hospital for the Insane的病房已经容纳不下越来越多的精神病人 那些被诊断为无药可救的精神病人 被转移到了Callan Park 在20世纪初的澳洲,对精神病的定义很随意比如被转到Callan Park的病人五花八门:“激进的宗教徒”、“性瘾者”、“滥情者”、“反动者”、“怀旧癖”、“日射病(见不得太阳)”……很多在现代医学看来正常不过的人,在当时都被送进了这家精神病院 送到Callan Park的精神病人 其实都是被放弃的人 众所周知,20世纪初期的医学还到能够科学治疗精神病的水平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对于这些被社会放弃的精神病人,是如何被医治的呢 这就是这栋建筑戾气的源头 也是澳洲历史上的一大耻辱 在那个年代,没有人愿意在Callan Park精神病院这种地方工作对绝大多数被派遣来这里的医护人员来说,这份工作就是一种精神折磨 所以,这些病人就理所当然成了他们发泄的工具 在这里,护理人员对待病人的方式是极端的漠视和习惯性的虐待!电击是最常用的虐待方法,护士们很享受病人浑身抽搐瘫软的样子;还有滥用药物、鞭打,总之,用各种手段来折磨这些毫无还击之力的病人 最不堪的是,还有很多因为“滥情”或者“行为不检点”被送进来的女病人,都逃不过被强奸的下场…… 要知道,很多被送来这里的病人 并没有疯 他们是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被折磨地没有反抗的能力,然后任凭这些魔鬼般的医护人员虐待 有多少原本正常的人 在这里被逼疯 甚至折磨致死 就是在这一间间阴暗的病房里,每时每刻都有歇斯底里的尖叫和哭喊不绝于耳 只有那些病人的家属知道,他们的亲人被送进这里,就再也不指望他们能出来那么,这些病人最终都去了哪里 这些被送进这家精神病院的病人,不仅仅被社会抛弃,也被他们的家人放弃了 因为在那个年代 精神病是一种会传染的瘟疫 大家可能不敢相信,但事实就是如此,在那个对精神病认知还很愚昧的年代里,几乎所有人都相信这种精神病是肮脏的,见不得光的,并且会传染所以,精神病人就像瘟神一样让人厌恶 这里的重症精神病患者越来越多,为了保证医院的运营,这里的魔鬼医护人员开始变本加厉地虐待 这里的病人或被折磨致死 或自杀来求解脱 没有人知道这里一共死了多少病人 但是从澳媒披露的一份档案记载来看,在Callan Park外面的草地下面,至少埋了1228具无名尸骨! 1228具尸骨 触目惊心 这些已经被腐蚀的人骨,也揭开了这间医院残忍而不堪的历史如此惨无人道的虐待,永远都是澳洲历史上耻辱的一笔 这间医院门前的乱葬岗还只是冰山一角 20世纪初期到中期这半个世纪的漫长岁月里,惨死在这里的病人远远不止1228!而剩下的尸体都去哪里了呢 人们发现了医院旁边的这个秘密通道 这条通道原本是用来运送精神病人的因为当年大家都认为精神病是传染病,不能出现在公众的视线中,所以,特地修了一条不见光的暗道,来运送这些瘟神 这条从Rozelle通向悉尼港的通道 也成了运送尸体的秘密通道 不计其数的尸体被扔进这个地道,然后不定期地被批量清理出去那些非正常死亡的病人,就这样悄无声息地从这间医院消失……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冤魂的怨念越来越重,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这间医院开始出现稀奇古怪的事情…… 而那个暗道深处 则经常传出男人谈话的声音 随着社会对精神病人的认知越来越完善,医护人员对待病人的态度也不再那么残暴,但是,这间医院的灵异事件却从来没有停止过…… 医院外的石头上,时不时会出现稀奇古怪的图样 明明没有什么大碍的病人,总是会突然发狂 最可怕的是,每到深夜,医院地下总是会传来各种古怪的耳语声就是那个曾经被用来运送尸体的秘密通道,虽然早已被废弃,空无一物,但却经常传出各种声响,让人背脊发凉 不知道是不是被这些灵异事件折磨 这里的很多医护人员也开始变得精神恍惚 这种种不寻常的事情,让越来越多的医护人员感到害怕和威胁20世纪90年代,不堪精神折磨的医院管理层决定逃离这个地方 建成100年后,这里又被荒废了 1994年,病人和医护人员被全部转移到附近社区的一些疗养中心,而这里的部分建筑被暂时改造成了Rozelle Hospital 但是那栋通往秘密暗道的楼 却一直被荒废着 改头换面的Rozelle医院似乎也没有避免灵异事件的折磨虽然刻意避开了那栋戾气最重的楼,但晚上依然能够听到或者见到各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和影子 每年都有护士因为抑郁症从这里辞职 2003年,医院的人体标本不翼而飞 种种事件,让人不得不怀疑这个地方有一种魔咒在抗争了10年后,Rozelle医院也不得不向这股强大的戾气妥协病人被全部转走,这里又成了空无一人的鬼城! 对于新政府而言,这样一处地理位置优越的地方被荒废,实在是一种浪费,所以积极地寻找新的租户 也许越诡异的地方越能激发创作者的灵感 在2008年,不信邪的Sydney College of the Arts决定租下这里,当作创意艺术的教学点,另外,悉尼作家中心决定租用其中的一小部分作为创作中心 对于这些搞艺术和创作的人来说,这里白天优美的环境,和异常宁静的气氛,特别适合他们静心创作而至于晚上,大家似乎都心照不宣,大多数人都会在黑夜来临前离开这里…… 但是,也一定会有人不相信这股神秘的力量 2013年,曾经有一位艺术学院的学生为了证明那栋楼里根本没有鬼,就偷偷潜入这栋被废弃的大楼里面,在几个角落放了一个摄像机然后,他从自己拍摄到的画面里,看到了无法解释的一幕: 深夜11点 通往暗道的楼道里 突然出现了快速闪过的光斑 没有人能解释这飘过的白色物体是什么,但是这让更多人不敢再去靠近这栋楼这个视频也再次证明这栋楼的诡异,也让这栋鬼楼更加出名 两年之后,一个大胆的摄制组申请在这里取经拍摄恐怖片这里阴森破败的场景,的确非常适合拍恐怖片 但是,这个剧组的人在拍摄中途,却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因为,女主角在拍摄的过程中,清楚地听到了从暗道传来的谈话声…… 这绝对不是幻觉! 在各种传闻越来越甚嚣尘上之后,艺术学院也决定不再冒这个险,开始考虑校园的新规划这也让当地政府很头疼…… 几经波折 这栋闹鬼的废弃医院 已经越来越难出手 最终,当地政府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将这里建设成难民收容中心!用来安置那些无家可归的难民…… 关于Callan Park的灵异事件,在网上还有很多亲历者讲述的故事许多人都相信那不是幻觉,而这些经历也一直在脑海中折磨着他们…… 政府的这个提案,或多或少证实了,这围墙之内,已经成了人人避而远之的鬼城,难民营成了最后的选择这个决定也让人们更加相信, 关于这里的种种传说,